我团体看待喇嘛教归属争论的几点见解:
1.喇嘛教是与正信释教完全有关的别的一种宗教。
2.若喇嘛教徒供认(1.)条,其修行办法怎样与教理教义之高低贤愚,完全属于彼教徒众之团体喜欢,无可厚非。
3.若喇嘛教徒众以释教徒自诩,为佛门生,则有维护正法、破斥邪见之须要责任。以免外道邪众,攀援损坏佛法,侵害众生慧命。

TOP

藏传释教里的皈依上师是把上师看做佛的化身,上师说的法是佛法,而上师是和尚则是僧宝,这并没有凌驾三宝为中心啊。依止经典是真理,但会不会有些着相笔墨呢。
我发贴的目标,是以为各人对信奉应该是感性的,带着辨别心来修佛,又影响了许多人不也是葬送许多人的慧命么。我的转贴从头至尾[cóng tóu zhì wěi]也没有诋毁过净土宗或有谁高谁低的言论,老师转来的那些笔墨倒是打击不少,假如我也找来一些诽谤净土宗的文章,那便是在挑黑白了,担不起这因果。
我也最初说说我本人的见解吧。
藏传释教是国度以致宗教界分歧认定的正信释教,对老师的见解我持保存意见,固然敬仰您的医德,但绝不随着老师去学佛。如果老师以后得遇善知识开示,有新看法,还望老师再来讲授。合十!

TOP

藏传释教里的皈依上师是把上师看做佛的化身
------------------这条算不算“一表千里”呢?
                      佛便是佛,成佛才可以说是佛,假如未成佛怎能把上师看做佛的化身呢?
                      再者服从佛的化身所教诲,为何不间接服从佛所说也便是佛经的教诲呢?

TOP

盼望理解教内高僧盛德关于喇嘛教之意见者,请详见此贴:

广征博引、洋洋大观,不再转帖。由此可见,所谓“藏传释教是国度以致宗教界分歧认定的正信释教”乃是一派胡言

TOP


地藏论坛上雍和宫的图片
好象要注册才干看的见
呵呵,双修啊双修,不但有大家的,另有人兽滴~
以是,有很多多少被穿上了“裙子”哦~

TOP

不得于心,勿求于气,可;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行。
愚以为从看法下去判别一个道人 比从信奉和宗派上要客观一些
25楼的同砚说的我害怕有些过了吧
觉者证悟空性后转**为伶俐火 的朋友也不是平凡人 而是具有肯定实证的道侣

TOP

道人的判斷與評價以其道果权衡,並不不行.
但現在討論的問題在於判教之尺度,关乎根本教义、教理之题目,暗昧不得。
若喇嘛作为独立之一教,双修也好、人兽也好,奥理也好、妙义也好,乃是其共同之修行办法,外人殊无辅导之权益。
医家之房中、道门之双修、喇嘛之“和合大定”我都曾做过细致之观察与实验,此种“修法”虽被主流道门否认贬低,但细观其理法,确有其独到之思、奇巧之用,然终非其自诩“成道之妙要”。以淫求道,终数魔行。
《楞严经》曰: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季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惊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门生,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TOP

“觉者证悟空性后转**为伶俐火”
向淫欲中求伶俐?
《楞严经》:“若不停淫,修禅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饭,经千百劫,只名热沙。”

TOP

以我在女儿皈依时听到的三皈依而言,是不行以再皈依佛法僧之外的谁的。皈依的不是一团体,是清净正信僧团啊!上师先于佛法僧,我也不克不及承受这个讲法。

TOP

我的徒弟让我研讨和学习释教汗青,我学习的不敷,但这个话题我感兴味,也就有了到场讨论的念头

先摘一段我客岁学习<<愣严经的机密>>,以及接着学习的净空法师的<<地藏菩萨本愿经>><<金刚经>>这些开示中学来的释教根本的知识
以下是南怀瑾的开示:

凡能弘扬佛法者称为法师,三藏皆通则称三藏法师”由此可知法师这个称呼以致于三藏法师的称呼,纷歧建都是出家人,在家人也能称,空门内里的称谓这是个知识,九游会要明白不要搞错了,错了闹笑话,法师是通称,不管在家出家不管男女老幼,只需可以以佛法教诲他人的都称之为法师。僧人也是通称,不论在家出家男女老小,你可以掌管佛法、掌管讲授都称僧人,僧人的意思,僧人是印度话意思是亲教员,亲身引导我修学的这个教师便是我的僧人,以是僧人也纷歧定是出家人,我学佛引导我的教师李炳南老居士,李老居士便是我的僧人,我要称他作僧人,僧人的干系十分密切不克不及任意称的,他跟我没有这个干系我怎那么能称他为亲教员,哪有这个原理,称作法师可以,法师纷歧定教给我工具,他只需是弘法利生的都可以称法师,僧人不克不及任意称,僧人跟本人有亲密干系,以是这个肯定要知道。那么如今有许多人,关于空门一些盛德尊称他为大家,这个不行以的,这个恭敬是过了头了,为什么呢?空门内里大家是对佛的称谓,成佛才可以称大家,你要称他作大家,岂不把观音菩萨都压下去了,观音菩萨称大士,诸位要知道称大士呀,你称大士他跟观音菩萨是平的,称大家,观音菩萨压下去了,你们整天求观音菩萨保佑,观音菩萨才不保佑,你把他压得低低他保佑你,要知道不行以的,以是尊称菩萨,你看九游会在无量寿经上读到,正士,十六正式那都是在家菩萨,并且都是在家等觉菩萨称开示、开悟的,这都是尊称,称开示、正士、称大士没有称大家的,不明白这个名词术语涵义的大概他们用错了,明白的真正学佛人不克不及用错,用错了人家说你内行对佛法不懂,这个九游会肯定要知道。古来的这些盛德们鸠摩罗什法师不称大家,你看人家称三藏法师,在已往国王的天子的徒弟称国师,谁人可以天子的教师称国师,专修一宗的专修禅宗的称禅师,专修戒律的称状师,这个都是名副实在,是准确的称谓,九游会不克不及够不晓得

TOP

以是释教里的教师在佛门生眼中有别于其他教师,被称为“人天导师”,黑白常高贵的。
鲁西西 发>###7


天人师是那种人呢?纷歧定是僧人,或是宗教中人
但肯定是觉者
盲目而觉他的人哦
这里有一个序次和果位的题目

TOP

我看圣严法师的《学佛三书》,讲只能皈依佛法僧三宝。把皈依上师放到皈依三宝之前,我也是没法承受这个讲法的。

TOP

学术太久,轻松一刻。以达赖喇嘛在喇嘛教内之尊位相称,在正信释教的高僧盛德中能找到如许的图片么?
盼望 ...
九游会 发>###3



   
老师,我忽然想起九游会第一次晤面,你跟我说的工具了
关于圣灵的工具了,固然之后产生了许多的事
这里我想摘一段工具让你看,是活怫本人写的日志,让我晓得活怫也照旧有范围的,九游会必要更为逾越的去看统统地步

盛噶仁波切自传:我便是如许一个活佛上篇 我的人生 七、恋爱让我云云铭肌镂骨[míng jī lòu gǔ]
一上车,她仿佛终于回到了属于本人的天下,很天然地牵住了我的手。
“累了吧?”她关怀地问。
我摇了摇头。
她说她已布置好了最高等的公寓式旅店,问我行不可。
我说:“好啊,没题目!”
九游会离开旅店的房间,看得出来,她事前就把统统都预备完全了。她沏了一杯咖啡,刚要放到我的眼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又放回到本人眼前,歉仄地笑着,接着便为我倒了一杯白开水。忙完了,她便在我的身边坐了上去,给我削苹果。
九游会挨得很近,我简直能觉得到她的体温。想要抱抱她的愿望频频涌起,最初我照旧克服了这种愿望。当她把苹果用小刀削开一小块递到我嘴边的时分,我一边品味一边暗自为本人的抑制力而感触惊异。
实在九游会从晤面那一刻起,不停都在抑制着。
我想,在激烈的愿望中学会抑制,这也算是一种修为吧?
九游会对情绪掌握得很有分寸。看起来,笑妃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她晓得该做什么、不应做什么。她见我可以在如许的情况中、在这种时候渐趋宁静,便也尽力共同着我的宁静。
九游会开端漫无边沿地闲谈了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情绪题目。
“有一个题目我不停想问你,释教也讲情绪吗?”笑妃很仔细地问,脸上显出端庄的心情。
“释教是讲情绪的,但那是一种单纯觉悟的情绪。人的情绪只需是苏醒的,就会发生欢乐,发生灼烁的盼望。”
“这是指某种颠末了污染的情绪吧?”
“对呀。好比大乘佛法吧,在成绩了菩萨行当前,才干修成正果。而菩萨的转义便是觉醒的情绪,菩萨行,便是经上所说的‘觉,无情’。也便是说,菩萨是苏醒而无情感的。”
“你这么一说,我仿佛明确了一些,那当前我可就每每向你讨教了,你不会嫌我烦吧?”
“烦什么呀,我的奇迹便是弘扬佛法嘛。实在生存中到处都有佛法的……”
九游会就如许聊着,又聊了一些人间间的喜怒哀乐,不知不觉间已聊到了深夜。我对她说:“想不到都这么晚了!”
笑妃说:“那你出来苏息吧,我睡在客房里就可以了。”
我点了摇头,便回到寝室。自始自终[zì shǐ zì zhōng]地叠好衣服,换好寝衣。当我再回到客堂倒水的时分,发明笑妃照旧坐在原来的地方,一边用手摆弄着果盘,一边在想着什么。
我劝她:“怎样还不睡呀?快去睡吧。”
笑妃抬开始,脸上显露一丝无法的心情:“我怕睡不着。”
“为什么呀,怎样会怕睡不着呢?”
“由于有你呀。”笑妃仰面看着我。
我愣了愣,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问了问:“那怎样办?”
她的眼睛仍旧凝视着我说:“让我抱着你睡行吗?”
我居然顺口就说:“好吧。”
然后我突然在内心问本人:我怎样就如许情不自禁[qíng bú zì jìn]地允许了她呢?如许做对吗?但她双眼中饱含着的那片纯而又纯的温情,脸上那种深深的留恋之态,尤其是那发自肺腑的诚恳的声响,曾经令我得到了回绝的力气和来由。
转念一想,这肯定是九游会俩宿世注定的因缘,我怎样能顺从得了呢?统统事物都有着一定的因果干系,九游会之间的情缘也绝不会逾越那种命定的因果干系吧?更况且,九游会昼夜想了这么久,岂非她的央求太过吗?我不是也不停想着一晤面就拥抱她吗?
笑妃像一个很乖的孩子一样,在我身边躺下了。
暗中中一片寂静。
“我喜好你身上的滋味,真香,肯定是你体内天然收回来的,你呀……”笑妃的声响柔柔地在我耳边飘着。
从她躺到我身边的那一刻开端,我也异样闻到了她的体香。
实在,在九游会分离前的那天早晨她第一次拥抱我时,她身上的香味就一缕缕地沁入了我的心脾。那种香味很难形貌,淡淡的,幽幽的,在轻轻的清甜中却捎带着一丝暖暖的乳味。那种香是任何香水香料都无法替换的。
但我没跟她说这些,我什么也没说,就那么有些告急空中朝她侧身躺着。
她朝我这边挤了挤,便把脸埋进了我的怀中。
她的手同时抱住了我。
她肯定听到了我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她肯定会觉得到我越来越热的体温。
九游会俩瓜代着收回长长的叹息声。
九游会在和心中的恶魔战役着,大概说,九游会正站在悬崖边上本人与本人拔河,稍一松懈便会马上坠入万丈深渊。我不克不及中止战役,更不克不及有半晌的松弛,我必需挺住;这是命对我的磨练,这是我必需忍耐的痛楚。宿世因缘,来吧,没题目!我好像又回到了青藏高原的少年期间,我又酿成了谁人仰望着脚下的天下,而且毫不在意[háo bú zài yì]地说“没题目”的顽强少年。
是的,没题目!我用蜜意驱逐着愿望的恶魔,我用单纯的爱抗击着那原始的激动;蜜意、爱包罗我的痛楚已成为我旗开得胜[qí kāi dé shèng]的武器。
没题目,来吧!
笑妃,优美的笑妃,也异样体现出令我敬仰的战役精力。为了我,她也正冒死抵挡着,坚强地挣扎着。
我感谢地也异样抱住了她。
九游会挺过去了。九游会终于趋于一种宁静的形态。天放亮的时分,她在我的怀中睡着了。
假如说,我在逃避着“性”的题目,还不如说我在高兴消弭由“性”而引发的某种“发急”。那一夜,九游会与本人睁开的战役也完满是为了彻底化解我与笑妃之间所难以制止的那种发急。
许多人以为,释教不停在逃避着“性”的题目。实在大乘释教也曾正面叙述性或情欲题目,古代释教也对情欲有所讨论。在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善知识中,曾有淫女筏苏蜜多。在《华严经》卷十五,筏苏蜜多自述道:
“假如有众生被愿望所困扰,离开我的住所,并且关于我的身材生起非常的爱染心,如痴发醉,这时,我为他说法。他听闻佛法当前,就能阔别贪欲,失掉菩萨没有固执的地步。假如有众生临时瞥见我,则能阔别贪欲,失掉菩萨欢乐三昧。假如有众生,临时与我发言,则能阔别贪欲,得菩萨无碍妙音声藏三昧。假如有众生临时握着我的手,就会阔别贪欲,失掉菩萨随顺遍往统统佛刹三昧。假如有众生临时坐到我的座位上,就会阔别贪欲,失掉菩萨离统统人间灼烁三昧。假如有众生临时凝视我,就会阔别贪欲,失掉菩萨沉寂尊严三昧。假如有众生瞥见我面颊,就会阔别贪欲,失掉菩萨摧伏统统外道三昧。假如有众生看到我的眼睛,就会阔别贪欲,失掉菩萨住佛地步灼烁三昧。假如有众生拥抱我,就会阔别贪欲,失掉菩萨摄统统众生恒不舍离三昧。假如有众生接吻我的嘴唇,就会阔别贪欲,失掉菩萨增加统统众生福德藏三昧。如许,统统一切众生都离开我的住所,向我密切,统统都能失掉住离贪欲际,入菩萨统统智地最胜摆脱。”
筏苏蜜多的上述种种做法,正是为了协助众生摆脱各自的“贪欲”所带来的发急。她针对差别工具的差别欲求而设定了差别的“三昧”,以此来化解“众生”的“贪欲”。
以上阐明,佛经对性欲的态度,是重视的,而不是一味地求全谴责;是包容的,而绝不是逃避。
大乘释教提出“懊恼即菩提”的看法,而“性欲”与“情欲”正处于这种看法之中。也便是说,“性欲”“情欲”都是懊恼,但怎样看待呢?只能重视。只能用伶俐观照性与情,从而逾越性与情。
《维摩诘经》说:“火中生莲花。”什么意思呢?只能说让某团体在欲火中遭到一番冶炼,然后使他归入佛道。
统统佛经都是异曲同工[yì qǔ tóng gōng],不管是《华严经》照旧《维摩诘经》大概《金刚经》等等,都是相反的旨意,并无实质上的区别。但此中有一种“在欲行禅”,却只能是菩萨地步,世俗中人假如如许妄自为之,将碰面临很大的伤害。
以是,关于佛法来说,必需先通,后精,颠末辅导方可直入邪道。但假如了解了佛法的粗心,也会有善果的。或顿悟,或渐悟,就看慧根怎样了。
我与笑妃从那一夜开端,相互之间便告竣了很深的默契。当前的每一个夜晚,九游会仍睡在一同,却以为轻松了很多。
心魔已去,再无发急。
也正是经过那一夜的履历,我对笑妃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难过的女孩啊!
我可以绝不粉饰地说:我爱她,她也爱我。固然这种爱的方法令许多人以为难以了解,但这是我与她独占的爱情方法,九游会曾经爱上了这种爱的方法。也便是说,九游会不想再承受其他任何方法了。那些闲言碎语,那些无故的推测,那些纷繁不停的谈论声,又能对九游会组成多大的影响呢?
笑妃怕我接受不住言论的压力,总是对我说:“他们不睬解你,可我晓得是怎样回事。爱你,我永久爱你,这与任何人都不要紧[bú yào jǐn]。”
每到这时,我都市浅笑地对她说:“好啊,随他们说去吧。”
爱已停不上去
笑妃是天然天成的一块美玉,与她在一同,总能明白到一种了无尘垢的天籁之趣。
有一天夜里,九游会把那辆白色宝马车换成了一辆珍珠白色的子弹头丰田,在喧嚣的夜市中居然引来了飞贼。
夜市十分繁华。与白昼的富贵相比,夜市可以称得上是三教九流配合掀起的休闲低潮。千奇百怪[qiān qí bǎi guài],精美纷呈,生存气味十分浓重。成双成对的情侣,到处周旋的商贩,摆放着种种吃、穿、用的摊位……
九游会的车徐徐地穿过人海,然后十分困难[shí fèn kùn nán]挤到一处空地停了上去。我和笑妃在车上就已被夜市的氛围迷住了。一身时髦衣饰的笑妃挎着一个美丽的Dior皮包,一下车就十分引人瞩目,再加上那辆事先市道市情上稀有的车,就更引人留意了。笑妃却是没什么非常的模样形状,由于她一直喜好用超品牌的工具打扮本人。我也没以为有什么不安,九游会俩宁静时一样,散散心罢了。
兴高采烈[xìng gāo cǎi liè]的笑妃拉着我的手四处寻觅她喜好吃的工具。红豆冰,好,先来两份。不克不及再多吃了,另有更多好吃的工具呢。九游会吃过了红豆冰,又往前持续寻觅。
夜晚的街灯下,笑妃的愁容分外洁白。九游会手牵动手,简直跬步不离[kuǐ bù bú lí],可她像每次逛街一样,走不上几步,便扭脸看我一眼;走不上几步,便朝我笑笑。仿佛她不是为了逛街,专为看我似的。
“别总是看我,我脸上又没好吃的工具,持续找吧!”我用打趣的口气说。

TOP

我看圣严法师的《学佛三书》,讲只能皈依佛法僧三宝。把皈依上师放到皈依三宝之前,我也是没法承受这个讲法 ...
七里香 发>###2

我发明你把两者混在一同拉
九游会老师的说的和这个不抵牾拉
三宝总也要归依真理的啊.终极实相,对不,呵呵

TOP

九游会必要弄明确一点
九游会归依的徒弟也有大概在探究之中
徒弟并纷歧定曾经成佛哦
这个十分要害,如许九游会就必要九游会归依的是科学的宗教,照旧信奉的宗教,照旧伶俐的宗教
九游会惟有逾越统统宗派和名相,才有大概到达真理的此岸

TOP

[b]净空法师、海涛法师的言论便是团体看法,不行信,老师发的那些高僧盛德的言论才是真理,如许的说法异样也不克不及令我佩服。为何我看到的各种宗教大会、大放生,大法会常常都有汉传徒弟与藏传徒弟配合到场,友爱相处的画面啊?如果邪教,早该取缔啊。
在我看来净土秘诀很殊胜,藏传释教也是一样教人向善、长处众生啊,两种差别的修行方法,都可以让各人失掉摆脱。没想到在这里倒是,“我的是好的,你的是坏的“。说假话,我也是这几天赋晓得,原来有局部净土佛子与藏传佛子在网上叫骂多年,老师的看法,多数泉源于此吧。在这些论坛,各人相互打击、全是恶语、绮语,把佛陀的教导全都抛到脑后去了,这是何等令人酸心的场合排场,对本人的修行息争脱毫偶然义,还造了有数的口业。而把藏传释教的门生和教义分别为魔众和邪教,我完全有来由猜疑始作俑者破裂宗教,破裂民族的不良埋头。
  我偶然到场这类事变的黑白妥协,正教照旧邪教,各人当前有缘各自去鉴别吧。反思了一下,这件事变,大概应该跟老师独自讨教为何把藏传释教说成喇嘛教,鬼神教,惹起的事端就此向列位说歉仄了,管好本人的嘴,修睦本人的法,这才是我应该去做的。祝各人修行圆满,早日成绩,合十!

TOP

复兴 武陵


    你可以用我的号上。小窗你了。

TOP

我也以为依止经典是最靠谱的做法
上师修行的再好,只需还没成佛就有范围性
不把南怀瑾的《金刚经说什么》看上十遍八遍我是不敢学佛的,真实太容易着相了

TOP

好吧.就算僧人們對喇嘛教譭譽參半,他們正負相抵,我們不計較.
世尊金口宣說的大經,你都沒有放在眼裏麽?
曾子曰:心猿意马[xīn yuán yì mǎ],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我列舉這麽多經典原文證明喇嘛教是附佛外道之屬性,你的“喇嘛教是世尊所說、是正信释教”的證據在哪裏呢?
我們要討論問題,便是要依止經典辨析黑白
真理越辨越明,這個辨是区分的辨,而不是争辩、狡赖的辩。讨论题目不是恶妻骂街、混不管理,每段话都用“我”来扫尾。也不是比谁能把谁摧残浪费蹂躏的更丢脸、谁更会给谁扣高帽子。九游会要看佛怎样说、圣者怎样说,把经典拿到台面下去一比力,好坏黑白一下就明白了。
如今看来生尊說的你都不去依托不去信托、轻视[qīng shì],我只能祝願你在你的喇嘛教内早日成绩了。

别的,说一下我团体的态度。
我並沒有單純倡导过哪一宗教、哪一宗派。
在释教來説,只需你是正信宗派、依佛説教修行,無論你是禪、淨、密(這個密是東密、唐密之密,絕非喇嘛之“邪密”)、律、教,我都歡喜讚嘆。
在宗教来说你是玄门、基督教、印度教,乃至喇嘛教,只需你对峙净戒、推行善道,我也都很支持、惊叹。
但,在喇嘛教及其他外道的教法教义归属题目上,作为佛门生,我有我应尽的任务和责任——护正法、重视听。别处咱管不着,只需我才能影响所及之处,刚强不克不及让种种违犯佛陀说教的外道邪众,打着佛法的名义,到处招摇撞骗、害人慧命。
别的“正理邪说”、“外道邪众”这些词,是释教外部品评统统不切合佛陀所说正知正见的说法。我并没有把你们喇嘛教界说成“邪教”,这是你本人给本人教扣得帽子,不要赖在我头上。
我了解许多僧人、老道、教父、喇嘛,作为“道人”来说他们有些人修行很好,我还常常和他们讨论题目,给他们看病。单拿喇嘛来说,有几个喇嘛和我来往好久了,他们如今的成绩比许多不精进的僧人高许多、品德也很端正清净、也不宣传“双修”“诛法”如许的邪说。九游会也由于教义教理如许的题目举行过很剧烈的讨论、乃至撕破脸皮,他也做过小面人要把我搞坏以“维护正法”。如今怎样样呢?我活得好好的,反而是他们厥后老诚实实找返来请我看病,还问我医疗、修法上的题目,如今九游会干系很不错。但他们历来不敢在我眼前提"藏传释教"这个事变,启齿便是"九游会喇嘛教的谁谁谁说",如许很好很调和。他们明确了也承受了正信释教和喇嘛教的区别,但临时还没有勇气“翻邪”。由于他们的祖师给他们凭空造了一个“金刚天堂”,做门生的察看上师的不对,不克不及说上师的好话,不然肯定要下这个“金刚天堂”。不但本人要下,亲戚冤家、妻子孩子也要受拖累,跟他一同下这个“金刚天堂”。冒着这么大的伤害,身处邪见去破邪见,一样平常人是没有这个勇气的。

TOP

我不信教,在我看来,当局赞同差别意开展不开展某个宗教地道是从政治的角度思索的,而老黎民信教缘故原由绝大少数也不过乎是罕见的那几个缘故原由,而不是对教义的敬服和了解。关于那些经籍,的确也有许多可取的地方,这也是吸引平凡老黎民的地方,尤其上年岁的人,实践上除了受四周情况影响信教外,许多人信教是很功利的,好比家人病了信教,对人生扫兴信教,上年岁的人信教,受吹了信教,说复杂点便是找个寄予罢了,另有便是信教也偶然代缘故原由,宁静年月国度人民富饶社会安宁信教的少,除非不戒吃肉不戒色报酬还挺好。 但许多书一定会带有他的汗青任务,就象布道士进中国一样,另有便是一定有它的糟粕的地方,不说另外,一定是为政治办事的。

TOP